被“解放”的戈恩

发布时间:2020-02-22   来源:适合家庭主妇做的生意_适合家庭主妇做小网店_适合家庭作坊的小机器   

逃离还是上法庭辩诉,戈恩选择了前者,虽然暂时避开了最长15年牢狱生活的可能性,但也给曾经辉煌的过往划上了一个毁誉参半的句号。

综合编辑|陈睿雅

头图来源|全φ景网

与2018年11月19日在东京机场被捕时的消息一样令人惊讶,20¨20年到来之前,前雷诺董事长兼CEO、日产汽车会长戈恩已╠╡“逃离”日本,在黎巴嫩安全着陆。

在这个一度竖起“我们都是卡洛斯·戈恩”广告牌的国→度,戈恩被黎巴嫩年轻人视作成功的榜样。而在他逃离的国度,日本多家媒体认为“戈恩已经失去了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”,谴责其&l±dquo;逃跑是一种懦夫行为,是在蔑视日本҉的司法制度”。·

现年65岁的戈恩出生于巴西,求学于黎巴嫩,ㄨ在法国、日本完成职业生涯的进阶之路。作为全球最大汽车联盟的头号掌门人,据华尔街日报,2017年戈恩从雷诺-日产-三菱获得总计约1700万美元的薪酬,这一数字远高于日本同行,但低于美国同行,通用汽车公司(General Motors Co.)首席执行长博拉(Mary Barra)在当年的年薪为2200万美元。

猝不及防的是,2018年,卡洛斯·戈恩于11月19日抵达日本东京机场后,随即被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逮捕。他面临4项指控,其中包括瞒报收入(2010-2014财年)、瞒报外汇交易、挪用公款(18.5亿日元)以作私用以及向其控制的公司转移属于日产汽车的资金(500万美元)。

逃离还是上法庭辩诉,戈恩选择了前者,虽然暂时避开了最长15年牢狱生活的可能性,但也给曾经辉煌的过往划上了一个毁誉参半的句号。

被“解放”的戈恩

在媒体笔下,这是次堪比好莱坞大片的潜逃。

2019年圣诞前夕,戈恩正以疑犯身份处于假释状态。一支小型的交响乐表演乐队受邀在戈恩位于东京、毗邻法国大使馆的豪宅内演出。演出结束后,1.7米高的戈恩被装进一个乐器盒,奔赴大阪关西机场。乔装打扮加一本假护照,戈恩混过安检,登上一架私人飞机,逃离日本。

这是有关戈恩潜逃的传言中最富戏Ю剧性的章节。据称,这场精心策划的逃脱,由戈恩妻子亲自策划,由一家私人安保公司负责制定和监督,前期筹备工作长达3个月,过程中,飞行员甚至都没有意识到戈恩就在这架飞机上。

但不过,戈恩的妻子却把这一版本的报道称作“纯粹的小说”,她拒绝就戈恩如何逃离生天给出具体细节。

戈恩自2019年3月6日被第一次保释,结束了长达108天的监禁。保释条件严苛,包括,被限制在位于东京的家宅中、房屋入口须安装摄像头、不被允许与妻子卡罗尔联系、接入互联网或其他通讯手段也被日本警方截∩断。

但戈恩不仅在推特发过消‖∠息,还在YouT◈ube发布视频称“所有的指控都是有偏见的”。

日本法院原定2020┐年4月开庭审理戈恩一案。但在这一天来临之间,经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转机,戈恩在12月30日傍晚抵达了黎巴嫩首都贝鲁特。当晚,戈恩即发布个人声明,称自己并非逃离正义,而是将自己从非正←义中解放,从“有罪推定盛行、歧视普遍存╞在、人权受到侵犯&rdq∠uo;的有偏ξ见的司法系统中解放。律师随后称,戈恩将在1月8日召开Ж新闻发布会。

2019年12月31日,黎巴嫩外交部发布声明,证实卡洛斯·戈恩合法入境。声明称,黎巴嫩外交部多次试图联系日本政府,没有得到回应,但黎日两国之间没有签署司法合作协议。同一天,黎巴嫩安全部门发布声明,证实戈恩在黎巴嫩境内不会面临任何法律诉讼。

随后在1月1日,戈恩密会黎巴嫩总统,得到黎巴嫩总统密歇尔·奥恩(Michel Aoun)的热烈欢迎。黎巴嫩总统办公室的一名新闻官则否认戈恩曾与总统会面。

和黎巴嫩“欢迎&rdquo∏;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在日本,东京地方检察厅发布声明称,取消戈恩的保释,戈恩的1∟5亿日元(约1亿人民币)保证金将被没收。而戈恩在日本的一位律师向媒体表示,拥▦▩有法⿶国,黎巴嫩和巴西国籍的卡洛斯·戈恩▌(Ca↓rlos Ghosn),其三本护照仍在辩护人手∶中,

如何弥合♥联盟的裂缝

一度,戈恩在日本汽车产业界也曾被视为“能人”。

1999年3月,日产汽车濒临╥破产之际,卡洛斯·戈恩领导的雷诺提出为日产提供紧缺的资金,与日产结成联盟的建议。此〒后,戈恩带领日产起死回生,一度在日本被尊视为日产的拯救者。2016年5月,日产汽车斥资2370亿日元收购日本三菱汽车34%的股份,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由此诞生。◀戈恩因此成为全球最大汽车联盟的掌门人。

但帝国之下裂缝渐深。问题根源在于,法国雷诺持有日产43.4%的股份,拥有等额投票权,是日产最大的股东;而日产仅持有雷诺15%股份,对于雷诺没有投票权。与此相对应的≮是,日产销量早已远超雷诺,2018年,雷诺销量达到388万辆,日产则为565万辆。日↖产谋求增强自己在联盟中的话语权。而雷诺的大股东法国政府则谋求雷诺与日产的更深◑↔↕▪层次合并。

诉求冲突的漩涡之下,戈恩意外被捕。

2018年11月╨19日晚,戈恩被捕后,时任日产CEO西川广人在总社举行记者会,承认此次调查为期数月,日产方面全力配合检方:“以内部举报为发端,经过监事指出问题,在公司内部调查中得到了▔确认。已超越遗憾一词,感到强烈的愤怒和沮丧。&♡rdquo;

戈恩捕后,让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的裂缝愈深。2019年上半年,德国大众销量≌536.5万Ψ辆,同比减少2.8%,跃居首位。2018年排在第3位的丰田增长2%,达到531.1万辆,位居第二。雷诺-日产-三菱联盟销量ⓞ减少5.9%,至521.3万辆,从上年的第一降至第三名。在全球汽车业销量震荡、利润收缩、新技术研发开支加剧的背景下,三方的利益诉求都决定了,联盟的稳固性需得到维系。

于是,首先是顶层管理者被替换。

自2019年1月,戈恩被解除雷诺董事长和CEO职位后,接替他董事长和CEO职位▓的分别是米其林前CEO让·多米尼克·塞纳德(Jea♀n-Dominique Senard)和雷诺前COO蒂埃里·博洛雷(Thierry Boll"ore)。但仅仅10个月后,雷诺董事会投票决定让CEO蒂埃里·博洛雷即刻离任。蒂埃里·博洛雷是戈恩在2018年任命的雷诺二号人物,被视为戈恩的支ↀ持者。

与此同时,9月16日,此前牵头对戈恩进行调查、掀开裂缝帷幕的时任日产汽车社长兼CEO西川广人宣布辞职。日产随后重组了高层,重Я新任命了CEO、COO和副COO,致力于缓和与雷诺的关系。

但与日产确定下的管理层有所不同,目前雷诺CEO克洛蒂尔德·德尔博斯仅仅是是“过渡方案”。目前,雷诺仍在寻找更加合适的CEO人选。

在联盟维稳的进程中►,FCA(菲亚特克莱斯勒)一度搅局。2019年5月27日,FCA(菲亚特克莱斯勒)公布了与雷诺间交易规模约400亿┍美元的合并提议。计划合并后的董事会将由11人组成,两家公司平分席位,日产将获得一个席位。但这场轰轰烈烈的合并提议,仅仅10天、戛◐然而止。其中,日产的÷态度,乃至日、法两国政府的态度,都为合并的失败埋下了伏笔。

眼下,戈恩暂时Е“自由”了,剩下的就是政治博弈的事情,但那个曾与他名字息息相关的全球最大汽车联盟,命运之线却与他不再重合。

参考:

《前日产CEO竟然“畏罪潜逃”?》虎嗅APP

《前日产CEO竟然&』ldquo;畏罪潜逃&дrdquo;?》界面

《戈恩倒台记:汽车业的超级明星如何跌落神坛?》华尔街日报

。END 。制作:崔允琰  审校:任颖文